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冬烛 2020-4-18 15:54:18
凡是自身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决不推诿给另一个人;凡是此时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绝不延误至将来;凡是此地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决不等待想象中的更好的境地。  --朱光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冬烛 2020-4-18 15:54:44
源律师问:“和尚修道,还用功否?”
师曰:“用功。”
曰:“如何用功?”
师曰:“饥来则食,困来即眠。”
曰:“一切人总如是,同师用功否?”
师曰:“不同。”
曰:“何故不同?”
师曰:“他吃饭时不肯吃饭,百种须索;睡时不肯睡,千般计较。所以不同也。”

---《五灯会元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冬烛 2020-4-18 15:55:01
卒子过河就没有回头路,人生中的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,一个偶然注定了另一个偶然, 因此,偶然从来就不是偶然,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,回不了头。我发现人生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过了河的卒。

— —龙应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冬烛 2020-4-18 15:55:18
一个大气的人,也是一个稳如泰山的人,不必夸耀其臂膀雄厚,自然生出令人向往的信任感,犹如众鸟归巢。他不曾提起显赫家世,以引起他人艳羡,也不必提清苦门楣,变相夸耀自己奋斗的能耐。 他只是他,无从得知他的靠山在哪里,犹如地面的人不得测知地底根柢。对大树而言,靠山就是它的磐根,大气的人亦是如此吧! 大气的人也是平凡人身,自有七情六欲的缠缚,但他多一层自省沉思的功夫,懂得返回内在的明镜灵台,拔除人性中粗糙的成分。他愿意独自与生命的纯真本质对谈,把一生当做是对它的盟誓。
--简嫃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冬烛 2020-4-18 15:55:37
人们躺下来,取下他们白天里戴的面具,结算这一天的总账。他们打开了自己的内心,打开了自己的“灵魂的一隅”,那个隐秘的角落,他们悔恨、悲泣。为了这一天的浪费,为了这一天的损失,为了这一天的痛苦生活。自然,人们中间也有少数得意的人,可是他们已经满意地睡熟了,剩下那些不幸的人、失望的人在不温暖的被窝里悲泣自己的命运。无论是在白天或黑夜,世界都有两个不同的面目,为着两种不同的人而存在。

--巴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simonzhd 2020-4-21 10:50:40
凡是自身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决不推诿给另一个人;凡是此时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绝不延误至将来;凡是此地应该做且能够做的事,决不等待想象中的更好的境地。 --朱光潜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simonzhd 2020-4-21 10:51:07
源律师问:“和尚修道,还用功否?”
师曰:“用功。”
曰:“如何用功?”
师曰:“饥来则食,困来即眠。”
曰:“一切人总如是,同师用功否?”
师曰:“不同。”
曰:“何故不同?”
师曰:“他吃饭时不肯吃饭,百种须索;睡时不肯睡,千般计较。所以不同也。”

---《五灯会元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simonzhd 2020-4-21 10:54:44
卒子过河就没有回头路,人生中的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,一个偶然注定了另一个偶然, 因此,偶然从来就不是偶然,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,回不了头。我发现人生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过了河的卒。

— —龙应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新薄荷 ( 沪ICP备12044518号-3 )

GMT+8, 2020-8-4 10:44 , Processed in 0.05554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